智能合约的实际运用


撰文者: 众勤法律事务所 陈全正律师/副所长、张媛筑律师

关于「智能合约」(Smart contract),我们不妨可理解为「能够自动执行合约条款,产生效果的电脑程式」。此能直白地理解智能合约为契约约款内容程式码化,并藉由程式接受触发条件后自动执行的特色,也因借助程式载体,处理数位化资产时,更为容易操作与验证。此外,儘管智能合约尚因选择的「链种」(像私有链、联盟链、公有链(注一)等),而有不同的去中心化程度,但都同样仍维持区块链所具备之不可窜改、可追溯性、匿名的特点。因此,基于这些特点,共构出智能合约具有接收、发送、储存等价值,及处理资讯的功能。

智能合约的要件及运行方式

智能合约的组成,可简单分为「合约主体」(Subject of Contract)、「数位签名」(Digital Signature)、「合约条款」(Contract Terms),及「去中心化平台」(Decentralized Platform)。也就是说,合约主体确认交易条件并以程式码设计智能合约后,再透过合约所有参与者以私钥(Privacy Key)进行认证(即「数位签章」)来启动合约,而此份签订的智能合约条款将经编译后写入去中心化平台(分布于各个节点之间),再等待合约所设计好的条件触发后执行智能合约,产生效果。而值得提到的是,有时触发这些条件需借助物理世界所传递至区块链的讯息,也就是「神谕」(Oracle),协助节点判断条件是否达成(注二)。

智能合约的实际运用

这些要件所建构成的智能合约如何运行,让我们试着以一笔藉由区块链及智能合约的销售汽车案例为例:假设阿明于区块链平台上有注册帐户(对外公钥为A、私钥为A’),阿明想要透过智能合约出售自己的一台汽车。于是,阿明先将想要出售的汽车储存于特定上锁的仓库中(简称「智能柜」,附带一提,当然,车上也要有车钥匙),并获得打开智能柜取车的公钥(区块链位址)假设为X’(已储存于区块链中);阿明同时以私钥签署的智能合约约款为「如果有支付者以太币400ETH汇入帐号A(阿明的帐号),则以X’公钥所锁住的汽车自动移转给该支付者。」,并传入以太坊平台上,也同时将出售汽车广告与此智能合约让公开于网路上。今天有位消费者阿正想购买此台车,并透过他的私钥B’签署这份合约,并移转自己公钥位址B内的以太币400 ETH至阿明的公钥位址A,此时智能合约将透过各节点认证,确认阿明是否有此台车、阿正是否有足够以太币支付阿明,待节点确认所有条件为真实后,阿正即会取得智能柜的密码,区块链上同时记录阿正为这台车的所有人、阿明的帐号取得以太币400ETH 、阿正的帐号减少以太币400ETH。后续,阿正即可持他的私钥取车(当然,还有车的钥匙)。

迎接区块链潮流

智能合约除运用于前述购物情境下,更出现于数位串流、保险、证明文件、金融、物流、能源等範畴。相较于常听的数位串流(例如,音乐、影视音)透过智能合约将分润自动化外,目前保险业者鑒于被保险人出险时至实际请领到保险金之期间冗长,且报销人力成本不容忽视,也因此保险业者开始使用智能合约自动完成部分流程。例如,据悉法国安盛保险(AXA)推出「Fizzy」航班误点保险商品,除了保持存在于智慧合约内的保险纪录与可接近性外,如航班误点超过2小时,Fizzy将会自动向乘客进行补偿。由此主打透明、自动化特色。在此发展下,保险业者降低管理成本同时,亦得做出更準确的定价。

此外,当物流业搭配智能合约时,使物流公司、供应商、运输公司等单位,彼此之间的资料一致,免除物流订单确认、追蹤的人力成本,更可降低错误率,而提升营运效率,交易时间也可缩短。如:快桅集团(MAERSK)使用的供应链平台TradeLens,即有透过智能合约实现跨国贸易多方数位化协作方式。

藉由上述的介绍我们可以发现智能合约的发展性,未来更可期待的是智能合约「可信赖」、「可跨系统沟通」的自动化机制价值,发展于未来资讯万千的场景。然而,不可忘记的是,在现有法律架构及社会秩序下,智能合约与契约条件等折冲议题,更为重要:以上述汽车买卖为例,如果智能柜里的汽车并未附上钥匙、车辆是泡水车怎幺办?以及产权移转的登记议题、违约时的处理,甚或合约条件的强制执行等,都仍留待讨论,这些议题的思考,我们将留待本系列第三篇文章说明。

注释:

注一于此简要说明:

(1)所谓「公有链(Public blockchain)」,指的是向全世界任何人公开,所有人都可参与进入,发送、接收、认证交易的区块链型态,其基本上被认为是完全去中心化的,但也因如此,由于节点众多、其认证时间较长,导致交易效率较低,且成本亦高。

(2)而「私有链(Private blockchain)」是完全私有的区块链,其权限限于一个组织中,而有一定程度的限制。其共识过程由预先选好的节点控制,而被认为是「部分去中心化」,因此有一定的集中风险,但也能保有较好的交易速度及执行效率。

(3)「联盟链(Consortium blockchain)」与私有链有些类似,因为其开放程度和去中心化都有所限制;两者差别在于,联盟链的组成往往是一个产业链或行业服务;而有私链则是为一个组织(例如,公司)的内部服务。

注二:

在智能合约中,交易的进行往往繫于特定条件或事件的成就(例如,保险理赔与否取决于保险事故的发生)。但这些事件或条件往往是发生于区块链外部,此时即须借助一个机制或来源,检索、验证,并将外部事实数据资讯提供予智能合约,协助智能合约的执行,而这里所称提供外部资料机制或来源即为「神谕」。惟神谕的真实性其实也会随着讯息量、公开性、易于检索性程度,而连带影响节点验证时间、成本等。详细说明可参考https://taylorpearson.me/smart-contract-applications/

经济部中小企业处 广告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