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zInfinite》製作人水口哲也:思索游戏为什幺好玩


《RezInfinite》製作人水口哲也:思索游戏为什幺好玩

如果要用简单几字叙述水口哲也的创作理念,那就是「听到色彩,看到声音」。

他所製作的音乐射击游戏《Rez Infinite》可说是款具有时代意义的作品。不仅它夺下了历史上首座 The Game Awards 最佳 VR 奖,另一方面它也可说是水口自己对游戏产业未来所给予的答案之一。这次来台分享《Rez Infinite》的创作历程,可说是今年 TGDF 的重头戏。

除了《Rez Infinite》以外,他也曾製作过《Sega Rally Championship》、《太空频道 5 号》、《伊甸天使》等脍炙人口作品,以简单但华丽的几何美学与音乐性,打造出独一无二的世界观,而且早在三年前在美国开设 Enhance Games 新工作室,他已经相信 VR、AR 或 MR 等视觉科技都会变成游戏主流模式。

《Rez》的遗憾,要 15 年后得以完成

不少玩家应该知道《Rez Infinite》是 2001 年《Rez》的重製版,不过对水口哲也自己而言,这是他等了十五年才能以完成的梦想。「硬要塞成 2D 游戏,其实是很辛苦的一件事。」水口哲也自己这幺说着,当初在製作《Rez》时,他足足用了约三年半,製作这款玩家可以同时被画面音乐感动,进而打动心灵的游戏,而且原本就已经用全环绕 3D 环境在想像着,但无奈于受到科技限制。

但这两年 VR 因爲多间科技公司的大力推动,让它以更成熟的方式走进大众市场,也让水口再次获得机会,让当年《Rez》藉由虚拟实境「完成」为《Rez Infinite》。

共感:Synesthetic

《Rez Infinite》画面主要以类似宇宙的黑暗空间为背景,玩家操作一个「完全空白」虚拟人物在由几何形所构成之简单却惊艳的空间里飞行,而且射击出的光线与击破敌人的音效都会与背景音乐结合,每次都会带给玩家独一无二的视听觉感受。

水口哲也解释他这种以共感为主,听到色彩,看到声音的创作理念其实来自于瓦西里·康丁斯基这位二十世纪表现主义艺术家。根据资料显示,康丁斯基本人就有优秀的共感能力,可以「听见」色彩的声音,这也让他的艺术作品融合直觉式画风和几何图形风格,彷彿音乐就正在画布上流动。

《RezInfinite》製作人水口哲也:思索游戏为什幺好玩
康丁斯基的作品

水口哲也表示他被康丁斯基一百年前还没有科技就能画出这样的作品所震撼,但现在已经有许多科技能帮创作者更多元表达出这种理念。「我认为我在做的事跟 DJ 其实很像,用音乐向听众传达、扩散大家情绪,再一起用声光效果带大家享受作品;游戏开发者其实也很像『看不见建筑的建筑设计师』,所该做的事就是带给大家全新体验。」

借钱也要把游戏做出来!

「因为实在太想作了,一开始我还去借了 5000 万!」水口哲也笑谈包含行销费用在内,製作《Rez Infinite》总共耗费了 2.5 亿日币,而且还是在 VR 热潮尚未吹起的状况下就开始着手了。「当时只有我认为可行,没什幺人理我的案子,直到做出 3D Demo 后 SONY 才投资了一部分,但坦白说根本不够啊。不过在这过程我也发现一个人若拼到这种程度,真的会有人愿意帮他。一开始借我五千万的金主,后来也同意之后就用股票慢慢还债,终于在去年凑齐 3 亿进行开发。」

《RezInfinite》製作人水口哲也:思索游戏为什幺好玩
水口哲也解说「共感衣」

而且他的 Enhance Games 作风也跟传统游戏公司不太一样,水口更强调员工们的独立性。「我希望工作室里每位员工都是完全独立的个体户,全力以赴在自己的工作上,盈亏必须完全自己负责;但相对来说一但作品成功,他们就可以获得可观的版税。这种经营方式都已在音乐、电影产业获得成功了,我相信游戏也一定行。」

他最后勉励了台下的开发者:「不要放弃自己疯狂的点子,只要有人会觉得你的点子够可爱,真的会有人拿钱来帮助你;而且身为一个游戏创作者,你必须时时思索游戏为什幺好玩?为什幺会感动人心?如果你能持续思考 10 年、20 年,你就会变专家。」

Q&A 集:

Q:你一直努力连结人体五感中的视觉、听觉与触觉。那您觉得自己在这个前提下,游戏的「下个世代」会往哪个方向进化?

A:我认为游戏产业未来十到十五年内首先要克服的是画质解析度问题。我们目前比较普遍的高画质还停留在 4K,但人类视力最高能辨认到 8K 画质,换句话说到了 8K 游戏画质才会跟现实一模一样。但 VR 可能快一点,两个头显中两个 4K 画质交叠起来就可以到达 8K。到了那时,我才会考虑下个世代的问题。

Q. 你的作品大部分是由几何图形的世界所组成,是否有机会看到一款「听到色彩,看到声音」相同理念,但主视觉或感受来自模拟真实世界的作品?

A:可能性当然是有的,但现在主要问题反而是电脑运算能力还不够。第二个问题是用 VR 製作非常画面真实的游戏,反而是「太理所当然」的一件事。就我看来要带给人类刺激与娱乐,应该是去思索如何激发他的想像力,但太理所当然的东西反而不会带来那幺大的感动。但十年之后产业若能解决解析度的问题,就会有那样的作品出现吧!

Q:你算是在游戏业界中比较大胆思考运用新科技的人,你是否对 AI、区块链等现有前端科技运用在游戏上有所想像呢?

A:我认为那个时代势必来到,但真的到所有体验藉由人工智慧进行的程度的话,是不是还会把这种体验称之为游戏呢?它很可能就是一个全新娱乐领域了。大家不妨发挥想像力,当世界有了全自动的人工智慧车后,你可能会在车上获得什幺娱乐?

Q:你怎幺看最近游戏业吹起的旧作重置趋势?

A:我自己的经验是,旧作重製对创作者来说是件很幸福的事,因为可以用新科技去弥补当年做不到的事啊!

《RezInfinite》製作人水口哲也:思索游戏为什幺好玩



上一篇: 下一篇: